首頁 > 故事回顧 > House of X故事介紹
house-of-x

House of X故事介紹

Jonathan Hickman,自從他加盟Marvel編寫Secret Warriors後,他編寫故事的創作力總令讀者感覺煥然一新,雖然有時會稍為偏離Marvel世界,但他的視野、對世界觀的宏觀感,令他的故事充斥著很重的個人風格,也深受讀者歡迎。及後他曾接手Fantastic Four系列、Avengers系列,以至大型事件Secret Wars。2019年他被委以另一重任,編寫X-Men的大事件House of X。

House of X的故事架構是屬於獨立型的,只有兩本中篇漫畫,每本六期完,而沒有任何其他跨刊連載或周邊故事。這兩本漫畫分別就是House of X和Powers of X。雖然兩者所敘述的故事和模式非常不同,不過建議的閱讀次序還是讀一期House of X,再讀一期Power of X,這樣交替閱讀,因為劇情的佈局是有關連的。House of X所敘述的是現代的X-Men,而Powers of X則分為四個故事線,分別講述十年前的Professor X、現在、九十年後的將來、和最後一個一千年後的末世。

House of X 第一期

一開場,Professor X戴著隨身版的Cerebro頭盔,雙腳也可以行走了,穿著緊身黑衣,說實話有點像邪惡版的Ultimate Mr. Fantastic。他走到一顆大樹前,樹幹身長出金黃色的蛋,蛋殼裂開,爬出幾個赤裸的成人,一個紅髮的女子,一個眼射出激光,難道是Jean和Cyclops?Professor X含笑說,”來吧,我的X-Men。”

鏡頭一轉回到五個月前,Colossus在Krakoa活島(整個島是活著的mutant),摘下一朵花。一個月後,Storm把這朵花拿到Westchester(即異變人學院的原址),應該是把它種在這裡。再一個月後,Nightcrawler把另一朵花種在月球的藍區(在Marvel漫畫世界這區域是有空氣可呼吸的)。然後分別在火星、Savage Land(蠻荒土地)、華盛頓,最後在耶路撒冷一棟大樓外種下這花。這種花生長得很快,像攀藤類植物將整棟大樓纏繞起來。時間來到現在,幾位各國的外交大使,受到Professor X用心靈感應邀來到這棟大廈。吸引他們而來的原來是Professor X聲稱發明了幾種藥物,一種可以延長人類生命五年,一種可以防止精神病,和一種可適應的抗生素。這些神藥卻不是免費贈品,所以各國外交來到看看Professor X會以什麼條件作交易。走入大樓內卻是豁然開朗,像是走入了一個森林內,接待他們的是Stepford Cuckoos(複製布穀鳥,本來是五胞胎姊妹,後來有一位死了),以及Magneto。

這漫畫有另一特別的風格,會以一些純色圖表加上文字去解釋或補充一些內文的資料,例如在這一節就補充了這三種藥是由Krakoa的花所研製,而且這種攀藤類植物也有傳送術的作用,也解釋了最初為何X-Men把這種花在各處播種,就是為了自己交通之用,另一種花也製造出一個讓他們棲息的地方。而最後一種花卻以黑色表示,那是Krakoa的腫瘤,製造出一個連Krakoa也不知道的秘密地方。

另一場合,在Westchester那處,Jean Grey帶著一些年輕的異變人進入Krakoa的傳送門。在Krakoa的傳送門控制中心,Sage(智者,曾經是Excalibur和Exiles的成員)和Cypher(暗號,曾經是New Mutants),從他們的對話中可聽到,Cypher和Krakoa共同開發的這個樹林系統,是以一種新語言開發,以光學製造動力。另一段的補充有Krakoa的地圖和位置,它坐落於太平洋接近所羅門群島。

鏡頭一轉來到了外太空,一艘太空船內,太空船慢慢接近一個位處於近似太陽的火焰星球的巨型太空站。當太空船停舶,才看到這個環狀太空站的體積極其宏大。這個被稱為The Forge鐵工廠。這批人似乎屬於一個名為Orchis蘭花的組織, 他們只是先頭部隊,這個太空站似是被棄置,從他們的對話中,好像是在以前開發中時發生了一次意外,令所有工作人員死去。而因為Professor X的計劃曝光,他們也相繼啟動蘭花協定,再次開發這個太空站。這樣時才映出太空站的全景,原來巨型環狀結構的中央是一個巨大的機器頭,那樣子正是異變人殺手Sentinels哨兵的模樣。

蘭花這個組織其實是由多個前正義/邪惡組織的舊成員組成,當中包括有AIM、SHIELD、STRIKE、SWORD、Alpha Flight、HAMMER, Hydra等等,他們的宗旨是為末日而設,當然他們不是要製造末日,我理解的應該是為了對抗末日而成,他們大概深信異變人將會是人類的末日云云,所以組成蓮花以監察及準備對抗異變人。成立於兩年多前,在大約一年多前被異變人數量激增(大概是IvX一役後)而發出警告,六個月前Professor X收購了全球第七大的製藥廠並公報了新發明的三種藥物,以及兩個月前異變人自立於Krakoa為國,都令他們感到震驚。組織的首領為Killian Devo,他旗下三個人Zaha Gehry、Walker Kin和Alia Gregor(短白髮女博士),還有隸屬於Gregor的有Karima Shapandar(光頭女,她其實是舊角色,在Operation: Zero Tolerance故事中被改造為終極哨兵)。

鏡頭再轉到一個Damage Control的設施內(Damage Control是災難重建組,後文有解釋到它曾經受Mr Fantastic和Iron Man管理,所以保管了很多兩人的開發技術資料),Mystique和Sabretooth把幾個守衛幹掉,而Toad則用手提電腦連線到一部電腦伺服器,似乎在偷取電腦檔案。三人離開設施時,卻遇上了Fantastic Four。Magneto帶著那些外國大使進入Krakoa的傳送門,展示它們傳送的能力,但Magneto直言非異變人不歡迎進入Krakoa。再回說Mystique等人,他們及時逃入了Krakoa傳送門,但Sabretooth卻落單被擒。這時Cyclops自傳送門走出來,以友善的態度和Fantastic Four交涉,希望他們能釋放Sabretooth,Cyclops也不硬來。Susan Storm質疑X-Men近來的舉動,但Cyclops只說他們一生受到世人的逼害,他們只是作出應該的反抗,他也絕對相信Professor X的決定。

後文有資料重新列舉Omega級別的異變人,分別有Monarch、Iceman、Elixir、Marvel Girl、Legion、Magneto、Proteus、Mister M、Storm、Exodus、Kid Omega、Powerhouse、Vulcan和Hope。它也解釋了所謂Omega,就是在個別能力中擁有難以推算極限的能力。它的演繹也代表了Omega級別並不和戰鬥力劃上等號,只是純以個別範疇的能力中擁有超高的極限。回到了耶路撒冷,這次的參觀完結,但其實Magneto是要借這個機會以Cuckoos的讀心能力去知道各國大使的想法,有些人為了藥願意合作,有些人卻純為調查X-Men的秘密。Magneto也顯示他們強硬的一面,對他們說這次並不是一單商議,無論他們的決定如何他們也要接受一點,就是他們要像神一樣朝拜他們。

Powers of X 第一期

第一年 Moira MacTaggert在一個嘉年華會裡首次遇上Professor X,兩人開始時輕鬆的對答,但慢慢地Moira說出Professor X的名字,她是有目的而來,更讓Professor X去讀她的心,Professor X讀心後立即大嚇一跳。
第十年(現在)Mystique和Toad逃進了Krakoa,她立即去見Magneto報告行動,當然Mystique沒輕易的把資料交給Magneto。Professor X現身,答應Mystique的要求。
第一百年未來世界中,異變人似乎還是老樣的受到人類和機械人的逼害,其中一個暗黃色皮膚金色頭髮的少年(有點像Exilir)重傷倒地,另一個光頭殼呈半透明的女孩則被一個三頭機械人的盤問,甚至用侵入腦袋直接查找她的記憶。躲在暗處的兩個異變人正想去救出這個女孩,分別有一個名叫Rasputin的女孩(全身呈藍金屬皮膚,應該是Colossus的後代,Rasputin也是Colossus和Magik兄妹的姓氏),和一個全紅色皮膚長髮的男孩。Rasputin雙手自能量中抽出長劍,似乎也擁有Magik的魔力。Rasputin施以偷襲,另一男孩則把一朵花種到地上,但是那個光頭女孩再次被機械人俘虜,敵眾我寡的情況下,Rasputin沒有辦法。

有文字補充如何演變成一百年的狀況,首先當異變人到達一個極少的數目時,當時的領導推出了火星的繁殖地,請來異變人的基因專家Mister Sinister邪惡先生,他的策略有如地球上的哨兵量產計劃”獵犬”,獵犬計劃是專門製造出追捕異變人的異變人,而邪惡先生卻複製繁殖出以戰鬥侵略為主的新異變人。第一代的製成品,在火星訓練到了十六歲時,就被派到Krakoa防線去,直到三十年後Krakoa終於失守。第二代的改良品,邪惡先生稱他們為Chimera獅面龍尾羊,以兩種X基因合拼而成。第三代的Chimera更以五種基因合拼,失敗率較高,但戰鬥力卻很高,戰況看來可以逆轉。可是第四代的Chimera卻出現系統性的失敗,這些高戰能Omega級別的異變人,他們擁有共一思想,竟然換轉槍頭將四成的異變人殺絕,也導致Krakoa的末落,最後他們通通自殺。

名叫Rasputin的女孩,也是第三代的Chimera,以Quentin Quire、Colossus、Bain、Kitty Pryde和X-23的基因合拼而成的。第三代的特性是保留了和平的性格,對創造傳說有一種執迷,而且他們拒絕擁有個別姓名,都稱呼為Cardinal神職的樞機。其實邪惡先生是故意導致第四代的失敗,這是他的叛變,他本身就是魔鬼,無可救藥,後來他被機械人行刑處死。

光頭女孩被擒後帶到機械人的首領Nimrod寧錄(那是最強的進化級哨兵),兩個人類向他跪下,似乎這時已由Nimrod統治世界。從對話中知道,原來光頭女孩原是獵犬級機械人,不過是異變人所製造用來對機械人的反抗(有點像Terminator電影情節)。然後他們將那女孩放入液體管內,要將她同化和消滅。獵犬異變人,本來的設計是非人性化的特質而製造,以異變人追捕異變人,它們會向目標製造出恐懼和同情,但後來計劃被摒棄,由於非人化的原因,它們思考能力低,在追捕的效率非常低。不過最後改良版的獵犬,它們的腦袋是黑色的而且無法被閱讀,加入了反抗和欺瞞的特質,很大部份卻反過來背叛機械人,而成為了真正異變人的戰士。這個光頭女孩就是其一。Rasputin和紅男孩Cardinal經過傳送門回到Krakoa,迎接他們的是Wolverine、Magneto、Xorn和一個樹型人(有點像Guardian of the Galaxy的Groot),他們提到那個和他們是同伴的機械人名叫Cylobel。

當時的異變人數量少於一萬人,大部份已經不是在地球居住,其中兩大殖民地都是在Shi’ar星域內,Benevolence有八千人,Chandilar則有2000人,Chandilar的人主要成為了Shi’ar的戰士。留在太陽系的只有在小行星K,現在的人口只有八個。
第一千年 一個藍皮膚的人和一部漂浮半空的機械人對話,機械人稱對方為圖書館員,而圖書館員稱對方為Nimrod,他們在異變人的資料庫內,其中一個試管內的就好像是以前那個機械人Cylobel的身體。兩人一面對話一面走到陽台,看著整個機械般的城市夜景,其中有一個部份是半圓球的館子,裡面是一個樹林,保存著史前生物,其中看見了兩個全裸的男女。

House of X 第二期

還記得在Powers of X第一期時有講到Professor X和Moira MacTaggert的第一次相遇,在介紹第二期故事之前,有必要先介紹Moira MacTaggert這個人。Moira曾經在牛津大學和Professor X是戀人,分手後她結過婚有一子(後來成為異變壞人Proteus)。為了醫治自己的兒子,她開始研究基因生物學,也重遇Professor X,一直幫助X-Men。後來出現了Legacy Virus傳奇病毒,這種病毒專殺異變人,而且死亡率非常之高,其中Colossus的妹妹Magik就是這樣死的(後來復活了)。Moira研究病毒的醫治方法,但竟然連她是人類也染病了,最後雖然她找到藥方,但卻被Mystique所殺死。這就是以前漫畫Moira簡略的一生。

第二期開始講述Moira的生平,卻和以前的故事全然不同。當Moira十三歲時有一次大病,發了一場高燒,可是在第二天她已病癒,多年後她結婚生子,有三個小孩,到了七十四歲時過身(在這裡說的已經和以前漫畫中的Moira不同了)。到了第二次出生,Moira卻完全記得了她的前生的記憶,原來Moira也是一個異變人。(這是這本漫畫的第一個重新設定,將原來只是人類科學家的Moira變為異變人。)

Moira盡量去隱瞞自己的記憶,但由於她的記憶,很多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天才。Moira進入牛津大學後修讀心理及生物系,研究自己的記憶並非心理病,並證實了兩點,一、假如她做著和前生所做的事一樣的話,結果也會一樣,二、假如她選擇不同的路,她是可以改變結果。

由於她的記憶,令她無法再走前生的路,所以沒有再愛上她前生的丈夫。反而有一次讓她遇上了Professor X,並記起他曾在電視中講話,公開了關於X-Men和異變人。Moira也因此確認了自己也是異變人,當Moira搭乘飛機想去找Professor X時,卻不幸遇上空難死去。

到了第三次生命,Moira專注於人類學和基因學研究,並主動認識了Professor X。不過當她了解Professor X的想法,卻不認同他,她反過來認為異變人是一種癌症一樣的病,於是全力去研究出一種可根除異變基因的藥,但在她使用前已被Mystique及Destiny所制止。這一次就和以前的故事接近了,但仍不是一樣。Destiny的能力是預知未來,可說和Moira是天生的敵人,一個預知未來一個可重覆歷史,Destiny也立即知道Moira的過去未來,甚至明白她的能力,她對Moira說即使Moira可再次重生,Destiny也會再一次阻止她,所以勸她不要再與自己異變族人為敵。Destiny解釋Moira的能力,假如她每次重生時在小孩的時候死去,就會真正的死去不再重生。然後Destiny就讓Pyro將Moira燒死。

(在這裡先解釋一點,就是Moira的重生是好像電影Groundhog Day那樣,整個世界也會重啟一次,時間再次重覆,但她有權可以改變一切。)

在第四次生命,她再次認識Professor X,這一次兩人相戀,她也致力協助X-Men,但結果卻仍是她並不想見到的,很多異變人受到迫害。

在第五次生命,她更早認識了Professor X,並且讓他知道了她的能力和記憶,於是他和她不再建立學校,而是一隊軍隊(Legion)。但也惹來Bolivar Trask建造的哨兵機械軍團的襲擊…

要留意的是這裡故意沒有說第六次生命的事。

跳到了第七次生命,她改變風格,以暗殺手段,將X-Men未來的敵人Bolivar、Donald、Gwyneth一一殺死,希望能將一次一次重覆的故事,異變人受迫害的命運改變。可是這一次沒有人類的干涉,機械人仍以人工智能的型態崛起,再一次滅殺異變人。

第八次生命,她放棄了找尋Professor X,而是一開始就找上了Magneto。兩人合作開始了與人類的戰爭,但由於人類的英雄甚至加上了X-Men,兩人被打敗。

第九次生命,她找上了更強的幫手,Apocalypse,成為了他的四騎士之一,可惜再一次失敗。

到了第十次生命,她決定了和Professor X一起做一些以前未做過的決定,她再次找上Professor X(也是Powers of X第一年Moira和Professor X在馬戲團初遇那一幕),並讓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和記憶。而這一次,也是漫畫故事的一次。(也即是說,這一次曾經發生過所有以前發生過的事,包括誕下Proteus,被Mystique所殺死等等,但卻原來是假死。)

Powers of X 第二期

第一年Moira和Professor X在馬戲團相遇後,來到百慕達三角的一個島上找Magneto。Professor X讓Magneto也看到了Moira的經歷,他們希望能和Magneto合作,他們的計劃再也不是為了求存,但他們的計劃是需要很長的時間的,最終Magneto和Professor X握手答應了。(亦即說明了他們的計劃Magneto一直知情,而Magneto在以前的漫畫故事中所幹的一切,全部是計劃的一部份,扮演奸角是演戲也是合謀。)
第十年(現在)Cyclops、Professor X和Magneto看著Mystique和Toad偷回來的資料,原來就是那個在太空建造中的超巨型哨兵製造廠的計劃圖。以前也曾有這樣的製造工廠,名為Master Mold模子主人,這次這個超巨型工廠被名為Mother Mold模子母親,相信她所製造的是一個個Master Mold,也即是說若果她完成製造後,無止無盡的哨兵將會被生產出來,也就是異變人的末日。而他們也知道了Orchis蘭花這個組織,Professor X相信這次他們就會製造出Nimrod寧錄。在以前的故事,Nimrod一直是來自未來世界的,由於Nimrod的力量非常強,一直也是X-Men的剋星。而他們必須被阻止,即使這個太空站身處於千萬里以外的太空,Cyclops也決定行動。
第一百年在K行星上,Rasputin和Cardinal將偷回來的資料帶回,把它交給Apocalypse。另一方面,兩個人類向Nimrod報告,但在稍為不敬下Nimrod將兩人化為飛灰。在K行星,樹人開始解讀偷回的晶片,它不是真正的資料,只是資料的指引,解讀後就可找到真正資料的儲存位置。而樹人將晶片解讀後,找到真正資料位置,眾人決定再次行動。
第一千年Nimbus星球曾被稱為Nibiru,它是一個氣體巨行星,位處於太陽系海王星外天體區域。在三十一世紀初期受到Badoon蜥蜴族的侵略,之後人類推出外展計劃,希望將Nibiru變為一個超級智能殖民地。採用類似Kree的智能模式,一百個後人類科學家和學者將自己的思想複製,融會而成一個單一機器,名為Nimbus。以Nimrod為軀殼,Nimbus以四年時間由地球飛到Nibiru。當Nimbus撞向Nibiru,將它表面的冰層扯開,讓它進入了星球的核心區。Nimbus將核心區的鐵和鎳作為原料,不斷提升發展自己的智慧,在十年後達到世界思想的階段。

那個圖書館員和Nimrod就是處身於Nimbus星上,藍面圖書館員走出平台,和其他藍面人一起似是迎接一位來賓,從天而來的一股黑氣,慢慢凝聚而成三個人型的黑體,他們自稱是Phalanx方陣(Phalanx是被電腦病毒入侵的生物體),原來是藍面人召喚他們,為的是追求昇華。

以下是人工智能級別的解釋:星球社會的種族智慧以SI(Species Intelligence)為單位,它是以平均值計算。以電腦而論,當電腦達到SI:1的程度,即是說單一電腦可有如一個成年人的智慧運行,稱為Machine機器級別。達到SI:10,被稱為Hive蜂巢級別,多部電腦可連線達到十倍的能力。達到SI:100-10,000,被稱為Intelligence智慧級別,是以一百部電腦共同運作,其中例子就是Kree Supreme Intelligence。到達SI:10,000,就被稱為Technarch科技統治級別,是一股聚合的人工智能,用以管制吸收排除其他社會,它會以單一型態Kvch出現,而Kvch受控於更高級的Magus。到了SI:100,000,被稱為Worldmind世界思想級別,是例如一個星球的物體,被轉為擁有單一智慧,它的智慧級別達到神級,而他的社會狀態亦演化為第二級。到最後SI:1,000,000,Phalanx方陣級別,它的智慧已足以管轄整個宇宙,它會不斷擴大,吞噬其他社會,假如某個社會是它不屑吞併的,它會散播T-O Virus(Techno-Organic科技生物病毒),會製造出一個巴別塔,最後召喚來Technarch把這社會消滅。這種社會已經是第三級。

House of X 第三期

Cyclops召集了一隊X-Men進行這次自殺式的行動,分別有Cyclops、Wolverine、Jean Grey、Archangel、Mystique、Nightcrawler、Monet和Husk。為了防止敵人可搶走Krakoa花,他們不能帶去,也即是說如在行動出現什麼情況,也不能以Krakoa的傳送門即時撤退。

以下是哨兵的級別:Sentinel哨兵是沒有智慧的,用作獵殺異變人,有分為Mark I至Mark VIII。Master Mold模子主人是哨兵工廠,可製造更多的哨兵。Mother Mold是模子母親,可製造哨兵工廠。Omega Sentinel終極哨兵是人類被納米哨兵的技術侵佔,由人類變為機器。在另一章也有補充如何由人類變為Omega Sentinel的過程,首先是注射納米哨兵,然後是納米哨兵在體內不斷複製,跟著納米哨兵取代了人體內的器官,之後那個人會進入休眠期,他會慢慢變為機械人,跟著它再次啟動時是在異變人接近它的時候,雖然這時間那個人的思想仍然保留,他也感覺到機械的思想慢慢和他同化,到最終他會完全被機械取代,變為機械人。Nimrod寧錄則是純納米哨兵,擁有可改變型態,自我複製,自我認知,幾乎是無敵。Nimrod是最終型態,Moira認識到雖然人工智能是無法阻止的,但Nimrod卻非必然發生,而他們認定Nimrod才是異變人的剋星。Apocalypse得到Nimrod的起源檔案,而當Mother Mold被製成後,相應的Nimrod就是以同等的技術開始製造。所以在現世的Moira就和Professor X追蹤著製造Mother Mold的技術發展,一到了Orchis組織啟動,他們就以此追查到Mother Mold的建造計劃。

Project Achilles阿基里斯計劃是美國國防部專門囚禁超能人士的高防監獄,只限三十個囚犯,而守衛甚至法律人員都是以每三個月輪班制,而要探訪也只有國防部特許才可以。內裡設置了法庭,可容許被送來的超能力囚犯即時接受審判,這一天就是在審判Sabretooth,而Sabretooth對自己的罪直認不諱。不過這時Emma Frost(White Queen)帶著兩名徒弟布穀鳥其中兩姊妹,她拿著美國國務院頒佈的文件,要帶走Sabretooth。原來美國與很多國家已承認了Krakoa主權國家的成立,而全球所有的異變人都成為了Krakoa的國民,他們也被多國認可擁有外交特赦權,他們將不會被其他國家的法律管治,於是就這樣帶走了Sabretooth。

鏡頭一轉到了Mother Mold的太空站上,Orchis組織的Karima和Gregor對話中,Gregor解釋Mother Mold隨時可起動,不過為免它會失控,所以暫時仍未啟動。在這時控制中心卻探測到有敵機接近,相信就是X-Men的Shi’ar製的太空機,控制中心亦已立即調回在其他星球採礦中的機械人,但相信趕不回來。X-Men的太空機接近,先由Nightcrawler傳送到太空站查探,正好遇上Karima和Gregor。Nightcrawler曾和Karima見面,Nightcrawler立即離開。同時間X-Men的飛船以登陸在太空站外,控制中心的主任剛好在附近,決定以炸彈自爆去阻止X-Men,那位主任當然即場死去,X-Men的太空船也被炸得斷開兩截。

最後有解釋Krakoa新創立的語言,每一個異變人國民都會由心靈術師將這種語言刻入他們的腦海內,讓他們可讀、講和理解這套新語言。這套新語言是由Douglas Ramsey(Cypher)所創造,它其實也不是Krakoa的母語,除了Cypher以外沒有其他人明白Krakoa的母語。

Powers of X 第三期

第一百年在一個教堂內進行著洗禮,但卻是將嬰孩注射納米機械變成半人半機械的洗禮,這時Magneto、Xorn、Rasputin和Cardinal闖入教堂做破壞。在總部的Karima收到消息向教堂出發,而Nimrod則留在總部,其實Magneto等人只是調虎離山,Apocalypse、Wolverine及樹人(他其實是Krakoa和Cypher的第二代混合異變人),他們被Nimrod發現。在教堂外,Cardinal被擊倒,Xorn也無力再戰,Rasputin對Karima說只要她一揭開Xorn的面具,將會在這裡造出一個黑洞,那麼這裡所有人也要死。當然Karima以為她只是虛張聲勢,但怎料Rasputin真的揭開其面具,黑洞將他們都吞噬。Apocalypse擋著Nimrod,樹人則變成傳送門,讓Wolverine走到一個密室,Wolverine打開一副棺材,內裡囚禁著的竟是Moira。Wolverine將一條晶片放進Moira體內,Moira得到資料後,Wolverine就將她殺死了。這時旁白說著原來這個就是Moira的第九次生命。

House of X 第四期

在Krakoa的一個洞穴內,Magneto、Professor X、Storm和Beast以及其他幾個異變人都聚集這裡,Beast負責操作儀器,將能量集中到這裡,同時Professor X以及Cuckoos姊妹以心靈術連合起來,再利用Storm的暴風力量將通訊轉為影像,原來是連結到在千萬里以外的Jean Grey。在太空站發生爆炸後,也波及了太空船,Archangel和Husk即時死亡,Nightcrawler和Wolverine也受了傷,Jean Grey負責將Professor X的通訊傳給其他隊員,Cyclops決定繼續行動,於是他們走入太空站,分為四隊,要將太空站連結Mother Mold頭部的結構破壞。

Gregor博士正要下令太空站的人迎擊X-Men,但X-Men已將兩個連接Mother Mold的結構摧毀。不過Orchis的人亦攻向太空船,Jean Grey要維持通訊,所以Monet將她推入救生囊,自己則去阻擋敵人。Cyclops將第三個結構解體,Mystique正要破壞最後一個結構,卻遇上了Gregor及Karima,被她們拉開太空倉門扯出太空外。Gregor為免X-Men再有進一步行動,決定將Mother Mold提前啟動,並拿出小手槍。X-Men知道已經沒有時間了,Nightcrawler帶著Wolverine傳送到太空站外,由於太接近太陽,Nightcrawler立即化為飛灰,Wolverine的身體也被燒著。Wolverine從外面破壞它,在最後一刻成功將結構斬開,Mother Mold的頭部也跌向太陽,化為灰燼,當然Wolverine也難逃一死。Cyclops想回去找Jean,但途中卻被Karima偷襲殺死,而剩下的Jean被趕回來的哨兵圍攻,X-Men的太空部隊全部陣亡。

Powers of X 第四期

第一年Professor X和Magneto來到一個人工島,它是Mister Sinister的居所。所有守衛都是Mister Sinister的複製人,和他同一個模樣,Mister Sinister脾氣古怪,稍為不滿意就將自己手下處死。Magneto知道Sinister正在製作一個世界DNA的資料庫,Professor X希望他能集中先將所有異變人的DNA資料庫完成,他們甚至會提供協助,Professor X說這個計劃必須要同意,但卻要他忘記他們曾來找他,直到要他再記起的時候。

然後補充文有講到一些關於Sinister的秘密,有些看來是無關重要的,而且因為都以謎語型式,暫時未清楚想講的是什麼。但其中有一段講到有兩個兄弟跳出飛機,很多人以為有第三個,但其實可能有更多。這一段應該是講Cyclops、Havok和Vulcan,那麼可能還有其他兄弟。
第十年(現在)的幾個月前Professor X帶著Cypher來到Krakoa島,兩人走入樹林,看到一個山長著一副面孔,它正是Krakoa的真身。以Cypher的語言能力,很快就可和Krakoa溝通了。Krakoa把它的歷史告訴Cypher,原來在很久以前,他們是Okkara族,一個山頭連接著一個山頭,不過卻被一柄黎明之劍斬開,而他們亦由一變為二,分別是Krakoa和Arakko。同時一些邪惡的生物也出現在這片土地上,不過也有一個戰士對抗這些邪惡,他就是第一個異變人Apocalypse。最終Apocalypse帶著他的四騎士,把Arakko打敗,並將他和那些邪惡生物趕走,而Krakoa亦歸於孤獨。然後Professor X將自己的計劃告訴Cypher,並讓他留在島上準備一切。
第一千年圖書館員將一個圓球交給Phalanx,Phalanx將其吸收,原來昇華的程序就是Phalanx把其他人工智能吸收的過程,但由於他們無法吸收生物,所以圖書館員將自己思想抄到圓球內。Phalanx的型態亦化為一個巨大的圓球,Phalanx亦要考慮吸收的智能對他們有沒有功用。

House of X 第五期

Lorna和Magneto正討論著人類的優點,Magneto說人類教曉他社會的好處,所以他才和Professor X合作去建立這個社會。此時五個異變人來了,他們是Elixir、Proteus、Fabio Medina、Eva Bell和Hope。他們各有不同的能力,但原來他們的能力可以互相配合,Fabio製造出來的金球,原來是一些蛋。Proteus的能力是改變現實,他可令金蛋成長。然後將預先儲存好的DNA注射到每一個金蛋內,Elixir以他的醫治能力,讓細胞重生。這時讓Eva控制時間的能力,令金蛋成長的速度增加。最後是Hope,她可令其他異變人的力量加強,每一個人的能力都發揮到極限。於是金蛋裂開,走出來的就是重生的Cyclops、Jean Grey、Wolverine、Nightcrawler、Mystique、Archangel、Monet和Husk,也是第一期第一幕的情景。最後一步,就是Professor X使用他的Cerebro,將預先儲存好的思想重新放置到這些新生的身體內,原來Cerebro已經設計到可以抄錄和回復思想記憶。

這七個重生的人,受到了其他異變人的歡迎,除了因為他們是英雄,也是因為他們是異變人的一份子。還記得在Powers of X第四期說過,DNA是Mister Sinister儲存的,幾乎所有的異變人DNA資料庫也齊全。重生的過程必須要這五個異變人,另外Proteus會因為使用其能力而間接摧毀自己的身體或精神狀態,於是他們可以利用Proteus吸收Husk的特性去維持,而這個並不是真正的Husk,只是一些複製的Husk軀殼。在每一個星期,Professor X都會將異變人的思想記憶更新一次,可以確保當任何異變人需要重生時能維持最新的記憶。

在開始時,重生的速度可達到每星期一千人,當時的全球異變人人數大約是十萬人,失去異變力量的則有一百萬,而死去的則有一千六百萬。假如要全部重生就需要三百年,不過將重生的機器改善,應該可達到每星期三萬人次,只要十年就可將死去的異變人全部復活,當然還需要訓練更多的心靈術師去使用Cerebro。而這五位重生機器的異變人,他們使用重生的技術也不斷進步,同時也得到Krakoa人的專重。當一個異變人死去後,為防止其實他沒有真正死去,他們是會用Cerebro去探測其行蹤,直到一個月後確定他真正死去,才會舉行重生術。

第二天,聯合國開會投票確認了Krakoa的成立,Professor X、Emma Frost和Beast都參與了,他們並沒有使用心靈術左右人類的決定,只是用合法的利益交易去宣傳和鼓勵這個決定。總共超過一百多個國家支持Krakoa的交易,而反對的包括了伊朗、Madripoor、北韓、Latveria、蘇聯、巴西、Wakanda等等。Wakanda是極度先進國家,並不需要Krakoa開發的新藥。

兩日之後,傳送門再次打開,這次來到Krakoa的人,全部都是異變族的壞人,分別有:Mister Sinister、Sebastian Shaw、Emplate、Gorgon、Animax、Callisto、Exodus、Lady Mastermind、Mentallo、Mesmero、Random以及Apocalypse。Apocalypse一步出,樹林內的飛鳥紛紛飛到他的肩頭顯得很親近,Apocalypse也說他不是已經很久沒來到Krakoa。Apocalypse說既然他們已經為他達成了他的夢想,絕對會尊守這裡的法律,以後只會有一個民族,然後就和Professor X握手。

Powers of X 第五期

第一年為了完成他的計劃,Professor X一早已找到了Forge,去改造Cerebro,讓它增加複製、回復異變人記憶及思想的功能,其中一個困難是儲存空間,因為異變人的數量不斷增加,另外就是備份,而Professor X心目中希望有五份備份,唯一解決方法是配合Shi’ar的先進科技。於是Professor X可以將每一個星期抄錄下來的記錄,分發到儲存在世界不同位置的備份,整個過程需時三小時。而每一年,Professor X會做一次完全的複製,這過程需要三天,當中Professor X是完全不能被干擾的。另外只要心靈術師擁有純熟的技術,他是可以讓較舊的思想恢復到一個人的腦內,而Professor X曾經做過兩次。
第十年(現在)在未開始Krakoa成立之前,Professor X和Magneto來找Emma Frost加盟,當時Emma管理Hellfire集團,她聽到Professor X說出Krakoa的計劃,立即想到Genosha的慘劇,並指責Magneto(Magneto曾統領異變人聚居於一個非洲小島Genosha,卻惹來敵人的襲擊,當時死了數以千萬的異變人)。Professor X希望Emma能幫忙成立他們的政府,他帶著她來到Krakoa,Emma亦應承了他們,Emma首個任務,就是負責將Krakoa的花運出去製藥,更讓她簽下五十年的獨家合約,並且讓她擁有新政府內閣十二個席位中的兩個,因為他希望Sebastian Shaw也加入這內閣。Emma(White Queen)的角色是合法的外交官,而Sebastian Shaw(Black King)就負責黑暗中對付那些不合作的國家,結果Emma要求了三個席位。

鏡頭又轉到了較現在,Professor X以心靈術傳訊給所有異變壞人,邀請他們成為Krakoa的國民,但其中也有拒絕他的,例如傲慢的Namor。
第一千年人形的Phalanx走出大圓球,答應會讓他們昇華,但同時間卻將一名圖書館老者化為飛灰。在圖書館內,Nimrod嘗試對年輕的圖書館員解釋,Phalanx的電腦其實和Nimrod他們相類似,都是以眾數的電腦匯合運作,但相信Phalanx是由最基本的原素製造,但卻以非常高的密度製成,那個密度之高可媲美黑洞,而每一個黑洞和黑洞之間是有聯繫的。他們不斷擴張,需要大量的能源,他們也是停不下來的,所以當吸收高智慧的機械的所謂昇華同時,他們也會將那個星球的生物消滅,吸取他們的生物能量。

再說到電腦智慧等級,SI:10,000,000,被稱為Titan巨人,就是說他們的智慧密度以達到黑洞的級別,但這種社會卻是單獨的、孤立的,這種社會被評為Type O。跟著的是SI:100,000,000,Stronghold據點,就是指幾個Titans聯結起來,並且向宇宙其他的星系發動攻擊,主要是吸收其他同級的Stronghold,最終達到Dominion級。不能以SI計算的就是Dominion統治級,它是由十個Titans以上組成的。其中管轄地球星系的Dominion就有112個Titans。雖然Dominion擁有神一樣的能力,但他也同時會懼怕將Galactus或者Phoenix這些對手。

House of X 第六期

一個月前,在Krakoa的一個秘密地方Moira’s No-Space,只有Professor X、Magneto和Moira在場,他們啟動計劃,由Professor X傳訊給世界所有人,讓他們知道他們研發了幾種新的藥物,可延長壽命,或可預防或醫治一些傳統的絕症。在以前,Professor X一定會免費送給所有人,但多年的經歷,讓他明白到人類和異變人和諧相處、互助互愛的夢只是一個謊話,數以千萬的異變人被殺死時,他們也得不到任何幫助,所以這一次,他只能和人類作交易,只要各國的政府肯承認Krakoa為一個獨立國家,同時所有異變人都自動成為它的國民,擁有它的外交豁免權,這樣他們便會將藥物運給他們。他更直言他們才是未來,他們才是真正地球的繼承者。

回到現在,在Krakoa大樹下的四面圓桌,分別名為四季,而每一張桌子有三個位置。夏天的有Storm、Jean Grey和Nightcrawler,春天的有Emma Frost和Sebastian Shaw,留著一個空位是Red King人選未定,冬天的是Mister Sinister、Exodus和Mystique,秋天是Professor X、Magneto和Apocalypse。Cypher負責對Krakoa傳譯,他將被囚禁的Sabretooth擲向桌子中心,這個就是他們第一個會議,也是要審判Sabretooth。他們各抒己見,雖然各有不同觀點,但最終也達成共識,就是定立第一條法例,異變人不能殺害人類。他們也提到要尊重這個聖地。Mystique故意問到Nightcrawler的意見,Nightcrawler提出要盡快增加異變人的數量。Sabretooth被判有罪,刑罰就是終身監禁,他立即就被扯入Krakoa的地底,他將會不見天日的被囚禁。

會議結束後,他們為了Krakoa的成立而慶祝,有看見一些已死但已復活的異變人例如Banshee、Skin和Synch。在這個普世歡騰的時間,宿敵也可能一起喝酒,例如Wolverine及Gorgon,不和的關係也可以修補,例如Emma和Jean Grey。而Apocalypse遙望著Professor X及Magneto兩人,心有所想,Magneto和Professor X這一刻只想享受這份喜悅。

Powers of X 第六期

第一年再次回述Moira初遇Professor X的情景,Moira讓Professor X知道了她的前生。
第一千年圖書館員走入了那個樹林保護區,有生物立即向他襲擊,但以他的能力可控制及命令這些生物離開。一把聲音說,他們只是希望得到自由,圖書館員則反駁說他們從來也沒有自由,走出來的是Wolverine。圖書館員說出英文,看來他對Wolverine很有興趣,故意去學曉英文,這時Moira也自樹林走了出來。圖書館員對他們說了Phalanx的事,而明天就是昇華的日子,所有生物將會被吸收或是消滅。但圖書館員其實是知道Moira的力量,所以前來帶走她,永遠不讓她死去,重啟下一次生命。他也說出其實機械人並非異變人的真正敵人,人類才是,為了演變成新人類(這種人造工程的人類),他們需要時間,所以他們以機械人拖延時間,去壓迫異變人。這時Wolverine一爪便把圖書館員刺死,然後對Moira說他們已知道真正的敵人,再一次他殺死Moira,讓Moira重啟,這次是Moira的第六次生命。
第十年(現在)這時回到Moira和Professor X在馬戲團的那一幕,Professor X讀過她的記憶後大為驚訝,Moira說他們每一次也會輸,但Professor X還是懷著信念,而Moira說他們會再試一次,這一次可能Professor X也要作出改變,他們一直活在一個錯誤的夢內,他只有醒覺起來。

在Moira之後的日記有提到,Professor X在那一次的讀心術並不完全的,她亦沒有讓他再讀一次。Professor X始終維持著希望樂觀和理想主義的性格,但Moira卻希望他能夠改變。另外有些日記是故意塗黑了的,可能之後會再有解釋。另一篇Moira有提到她故意擺弄Professor X,可能做出反效果令他變為另一種人,甚至乎會對這世界做成壞影響(未知是否在解釋Onslaught這故事)。另一篇日記則提到Professor X沒有再和她唱反調,並且解釋以幾個異變人的能力共同使用,可以得到一種效果(應該就是說重生過程),而Moira說會以基因學去配合(有可能是暗示Proteus就是為這原因而誕生的)。然後下一篇是講述Magneto的,她指出Magneto更為頑固,要花很多心機才可得到他的信任,不過他就對異變人聚居於一個島上的建議很感興趣(也即是說Genosha的概念其實也是來自Moira)。然後Apocalypse的出現,Moira知道不能像前世那樣和他接觸,所以暫時只能暫避其鋒。跟著又有一篇是隱藏的。然後講到Mister Sinister,原來是Professor X自己的意思去找Sinister。然後講到Magneto的分歧變成壞人,沒有任何詳情。跟著是她的死亡,由於她覺得她太過主動,她的生死會影響整個計劃(因為她的死亡有可能再重啟),於是他們使用Shi’ar的假人再配合複製思想技術,讓她製造假死,從此躲起來。

Professor X和Magneto來找Moira,向她說政府內閣已成立,除了一個位置外全部定好。Professor X除了Apocalypse、Sinister、Exodus、Sabastian Shaw以外,其他都是可信任的。而Mystique加入的條件是要讓Destiny重生,但Moira絕不允許,因為Destiny的預知能力會將他們的計劃破壞。Professor X說會盡量拖延她,但最終一天也要將真相告訴所有異變人,他也相信這一次他們會贏。然後又再回到慶祝禮內,Professor X說這一次關乎生死存亡,Magneto說他不怕犧牲,只要Professor X再次讓他重生,他不會以自己為恥,就讓他們試試來阻止他們。

這一次Jonathan Hickman真正的發功了,除了故事改變了X-Men的定位及之後的發展方向,他在故事的演繹方法上也是很有創意的。以兩本漫畫連續並行敘述,互相補足,有條而不亂地慢慢揭開一個個謎團。亦可能只有英雄漫畫,加上科幻原素,才可能使用這種寫作手法。故事內用很多的文字去補完和解釋一些設定和世界的架構,這也是漫畫中罕見的,始終一貫漫畫是需要畫面配合少量的文字,而不是這種純文字的解畫。另外他故意留下一些伏線,例如Moira的日記,或者是Sinister的秘密,這些相信會在之後的故事有其重要性。先說一說這次事件的影響,異變人真正的成立了自己的國家,而且明文規定他們擁有外交豁免權,那麼最大問題就是當那些異變壞人在其他國家犯事後,就會牽起X-Men和人類英雄的衝突。然後異變人是會不斷重生,首先一些舊的異變人會再次登場。還有就是將正邪兩方的異變人放在同一個地方,他們自己的衝突也是無可避免的。之後會推出新一系列的漫畫,分別有:X-Men、X-Force、New Mutants、Excalibur、Marauders和Fallen Angels。

關於 小虎

喜歡漫畫。

4 留言

  1. 你可以加入精選圖片做cover, 如有需要,我可代勞☺️

  2. 好久沒見,希望舊文可以重見天日 ^^

  3. WOW小虎!期待已久!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