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回顧 > [Marvel] The Unworthy Thor (失格雷神托爾) #3-5故事回顧

[Marvel] The Unworthy Thor (失格雷神托爾) #3-5故事回顧

Unworthy Thor最後三期故事,Unworthy Thor第三期故事一開始便接回了第一期的第一幕,講述Odinson在追捕下企圖奪回來自Ultimate世界的雷神之鎚並解釋自己怎樣由雷電和風暴之主失格成Odinson。不過他不會怪責任何人因為雷神之鎚的資格其實是一個很殘酷的夢。Odinson最後都未能成功奪回雷神之鎚被Collector的手下擊暈帶回監倉並捆上層層鎖鏈以防逃走。Odinson在監倉中醒來聽到隔壁傳來一道聲音説要吃掉他的手指,那道聲音說反正Odinson一直不停地輸,他的手指留下來也沒有用。Odinson回答他叫他下地獄去吧!那道聲音表示如果可以的話他也想回去,雖然地獄有很多問題但始終是他的家。原來隔壁那道聲音的主人是在Journey into Mystery故事中被小Loki收養的地獄犬。地獄犬告訴Odinson牠被Loki命名為Thori, 牠在Midgard時被綁架了,當時牠和Angela在一起但是被collector捉走了。Thori取笑Odinson非常不擅長逃走,這裏到處都是守衞根本沒有可能逃出這艘太空船。

Odinson解釋他不需要離開這艘船只需要拿到雷神之鎚就可以,說完後他便蹦斷了捆綁著他的鎖鏈同時抓著監倉的能量攔打算將其弄斷逃走。這時獄卒也看到正在逃走的Odinson打算提高能量攔的威力震暈Odinson。但是突然一道雷霆出現把他們擊倒,雷霆之後出現了一道身影並說:「Odinson。我的兄弟。你準備好召喚你的雷霆了嗎?」出現在Odinson面前的是Beta Ray Bill,他表示自己成功逃獄並成功得回了Stormbreaker。他把Odinson的監牢破壞放出了Odinson。Beta Ray Bill告訴Odinson他看到Collector偷走了舊Asgard, 同時他亦看到另一柄從未見過的鎚,它的力量非常熟悉而又陌生。在一旁的Thori也叫嚷著要Beta Ray Bill也把他放出來,他會為他們殺很多很多人。

這時Odinson眼中突然出現幻覺,他看到Beta Ray Bill拿著他的舊鎚對他說:「這柄鎚是我的!同時足以把星球移平的力量也是我的!」Odinson雙目赤紅的看著Beta Ray Bill的Stormbreaker突然大叫這是我的鎚並發狂的攻擊Beta Ray Bill。這時鏡頭一轉看到一首小型飛船進入了Collector的太空船機庫,裏面走出了一個灰袍人同時從他的灰袍中伸出了無數的黑色刀刃把機庫中的工作人員全部殺死。灰袍人身後走出了Black Order成員之一的Proxima Midnight和Black Swan。Proxima Midnight呼喝著灰袍人要他帶路找出雷神之鎚,原來灰袍人和Thanos定下協議找出雷神之鎚交給他作為合作的條件。此時故事回到Odinson身上他不停地攻擊沒有還手的Beta Ray Bill, 原來Odinson進入了一個叫Warrior Madness的狂戰士狀態,進入這個狀態的Asgard神族力量會大大提升但會失去理性做下一些無法饒恕的事情。Odinson感到狂戰士的憤怒完全控制了他,他的理性被憤怒所吞噬。他感到好友的喉頭在他手下被壓碎但是他不在乎。發狂的Odinson一手把Beta Ray Bill揮向牆上,Stormbreaker 則從Beta Ray Bill手中掉落在地上。Odinson慢慢的走向Stormbreaker並在心內對自己說:「雷神之鎚。雷神之鎚會治好所有。沒有了鎚,我是壞掉的。」「不惜一切代價我都要再次變得完整。」「我要⋯」突然Proxima Midnight現身攻擊Odinson令他不能拿起Stormbreaker並對Odinson說自己會拿走雷神之鎚。Blackswan則從眼部放出光束攻擊Beta Ray Bill並嘲笑他們這些Thors永遠不能從各自的鎚上管好自己的手。灰袍人則躲在一角並說不能讓Asgard的王子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Beta Ray Bill此時召喚回他的鎚並告訴Odinson攻擊他們的是Thanos的手下。灰袍人突然出現在Odinson他們面前並放出閃光令Odinson他們暫時失去視力。灰袍人告訴Proxima Midnight和Black Swan他追蹤錯了雷神之鎚,這柄並不是他們要的鎚子,它太渺小了配不上Thanos。Beta Ray Bill聽到後表示:「我給你看看什麼叫渺小!」Odinson則咆吼地叫:「吼⋯⋯」灰袍人他們離開後,Beta Ray Bill向Odinson說灰袍人使用的魔法很熟悉並問他感到好點了嗎?瘋狂離開了嗎?故事的另一方Collector的手下告訴Collector, 雷神之鎚周圍的風暴每一天都在增強,他們不知道還可以抑制它的能量多久,很快它就會把整隻船破壞。Collector則回應這是一個公平的交易,他願意把船上的一切生命去換取把這柄鎚拿在手上。

這時Proxima Midnight他們出現在collector面前並稱這是一個不錯的想法,Thanos都是這樣打算。Collector則表示如果Thanos想偷走他的財產的話,他應該派更多人來而不是幾個黃毛丫頭。雙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但是灰袍人的眼光卻放在雷神之鎚之上,他心想如果得到這股力量就算沒有Thanos的幫助也可以奪回他的⋯。他的想法被雷神之鎚放出的雷電打斷。灰袍人問collector是怎樣做到的?他是怎樣解開雷神之鎚的秘密?Collector説不是自己而是雷神之鎚感應到他。灰袍人問:「誰?」Collector則回答:「你認為呢?」此時故事再次回到Odinson身上,只見他剪掉自己的長髮,外形變得和最新一集雷神電影很相似。Beta Ray Bill帶著Thori和Odinson的神羊回來並問Odinson準備好了嗎?Odinson向Beta Ray Bill表示自己非常抱歉,Beta Ray Bill則說荒謬,如果Odinson想要他的鎚的話自己隨時可以交給他。Bill對Odinson說Collector的大群守衞正向這𥚃來問Odinson真的準備好嗎?Odinson則說他們因為他失格了所以認為他很弱但他仍然是一個神,他更是一個阿斯嘉神族、Odin之子、風暴和怒雷之主。他今天要拿回他的鎚,無論任何的屍山血海他都會穿過,失格托爾在此起誓。全副武裝的Odinson拿起他的斧頭帶著Beta Ray Bill、Thori和他的神羊啓程。

第四期故事一開始回到許多年前Thor的青年時代,這期故事加入了數名知名畫家一同繪畫。頭兩頁的故事是由畫家Frazer Irving負責。在這裏我們看到年輕的Thor在Asgard的兵器室中嘗試舉起雷神之鎚但是Mjonilr卻沒有移動分豪。Thor的母親Freyja問他在幹什麼?是否整晚都在嘗試舉起鎚子?Thor告訴Freyja他今天幹了什麼,為什麼自己仍然沒有資格舉起雷神之鎚。Freyja告訴Thor沒有任何鎚可以令他成為一個更好的神,只有他的心才可以做到。Thor說如果找到一條更大的龍也許他可以⋯。Freyja則說沒有龍,是時候睡覺,媽媽的命令。那個鎚明天仍然會在那裡。

時間回到現在Odinson和一群守衛戰鬥,以他的斧頭斬殺他們。他一生經歷無數的戰鬥曾和眾神和復仇者們並肩作戰,但今天不同。今天他為了再次變得完整而戰為了再次成為自己命中註定成為的神,今天為了自己的資格而戰。任何力量都不可以阻擋他,他不是孤軍作戰。Beta Ray Bill這時一鎚擊下消滅了大部份敵人。同時Odinson的羊和Thori也助Odinson殺敵。Collector的爪牙看來無窮無盡但Odinson他們卻不會停步,一直殺到看到Old Asgard為止。在Old Asgard上躺臥著Odinson的救贖。Black Swan此時大叫蠢事到此為止,Collector沒有任何勝算,Thanos一定會得到他的貢物。她走向雷神之鎚前但卻被雷電擊飛。Collector取笑Black Swan的愚蠢並說如果身為Elder of the universe(宇宙長老)都不能拿起的話那沒有任何人可以⋯。這時Odinson終於來到並叫他們走開他要拿回屬於他的。不走開的話便準備見血。Proxima Midnight這時說如果她們沐浴在Odinson的神血下可能便有資格拿起。Black Swan則說或者我們可以試試穿上他的血肉。灰袍人則警告她們不要被騙了,Odinson和她們一樣沒有資格並說殺死他。Proxima Midnight一馬當先的攻向Odinson。這時故事跳到數年前的Asgard上,畫家Esad Ribic負責這段故事。在Thor的房間內, Thor默默的看著雷神之鎚。這時Jane Foster走出來問Thor他是不是每天都這樣做?Thor則說:「做什麼?」Jane回答:「坐在這裡看著你的鎚就好像你害怕碰它一樣。」Thor表示也許他真的在害怕但Jane表示不明白他在怕什麼,他是Thor為什麼會怕一個鎚。Thor解釋他用了很多時間殺了很多龍去証明自己的崇高資格。但是你的崇高資格並不是絶對的,你要不停的奮鬥去得到這個資格。他害怕自己一天醒來再也不能舉起雷神之鎚。這時Thor慢慢的伸出手舉起雷神之鎚。Jane這時對Thor說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直都會是崇高Worthy,Thor則說她太相信她的神了。Jane看著Thor表示他就是自己一直希望相信的神之後兩個擁吻在一起。

時間回到現在Odinson再戰Proxima Midnight, 斧、槍交擊引起狂暴氣流,Odinson取笑Thanos沒有膽量親自面對自己,要Proxima Midnight轉告Thanos說阿斯嘉王子會在這𥚃拿著雷神之鎚恭候其大駕。Proxima Midnight以她的長槍還撃但被Odinson以自己的Uru金屬手臂擋下再一斧劈退Proxima Midnight。戰場另一面Beta Ray Bill以Stormbreaker擊向Black Swan。他說Black Swan很快會和Thanos一樣被困在地球的監獄中。Black Swan則回應是他會和他的馬面一族在深淵中重聚並以光束射向Bill。地獄犬Thori則對上灰袍人,灰袍人命令Thori退下,Thori問他在這幹什麼?Odinson的羊追著Collector到處跑,嚇得Collector大叫人來把這隻地獄來的羊困回籠中。這時戰事焦點回到Odinson身上只見他一斧把戰場粉碎撃退Proxima Midnight。Odinson慢慢地走向終極世界的雷神之鎚但被Collector和他的手下以鎖鏈拖走。Collector向Odinson咆吼道這柄鎚是他的,一切都屬於他。這時Odinson聽到雷神之鎚不斷的重複一句句子:「我的Thor在哪?」時間回到9個月前地球上的Asgardia上,Odinson成為Unworthy之後,這段故事由Russell Dauterman所畫。Odinson破壞了自己房內一切,他黙黙地站在空無一物的鎚座前。Jane走到Odinson房內安慰他。但是Odinson只是説自己忙於做一個無用和失格的神。Jane說那個鎚並不代表他,他並不只是一舊Uru金屬。但Odinson只是自暴自棄地走開以麥酒消愁。時間回到現在Odinson以斧頭劈開鎖鏈跳到他的羊之上衝向Collector。不遠處Thori嘗試咬起雷神之鎚帶給Odinson並説鎚比地獄犬的大便更難吃。Odinson騎著羊飛向Collector把他從飛行器上撃落。他們雙雙墜地。Odinson回想一句耳語把他拖下來令他成為Unworthy, 要重新站起來他必須比那句耳語更強,比他的敵人更強,比失格更強。同時他還需要一件東西,他需要一柄鎚,這時Odinson握上了雷神之鎚的柄打算把他拔起。這時在宇宙某處的Unseen也開口說話了:「Unseen看到了,由一句耳語開始的,現在將由雷霆結束。」

第五期一開始看到The Unseen在月球上,他說曾經名為Nick Fury的那個人在多個月前已在月球上死去。在他死亡灰燼中誕生了Unseen, 就是現在站在這裡以一隻全視之眼看著一切的存在。他並不是Nick Fury, 不全是。他並不感覺到Nick Fury的情感並沒有相同的夢也沒有相同的悔意。除了一件事情之外,他不應說下耳語,不應令一個最偉大的神失格,就算他説的是事實。現在時候到了奧丁之子,是時候拋開你背負起的桎梏,是時候擁抱未來取回你的命運。

在Old Asgard上Odinson握上了雷神之鎚感到它認識自己,他聽到神鎚正尖叫著自己的名字,聽到雷霆在他耳內轟鳴。Odinson知道⋯他是托爾,他是神威的托爾,雷電之神。Odinson眼裏閃過自己過去一切的經歷,由加入復仇者、對決Midgard Serpent, Loki再到決戰屠神者Gorr都一一在他眼裏閃過。然後他放開了終極雷神之鎚並說這不是我的鎚。這時灰袍人對Odinson說他是對的,這柄鎚是屬於Thanos的。Odinson解釋雖然這不是他的鎚但卻是Thor的鎚所以不會被你們這些傢伙帶走。説完後Odinson舉起了被雷電纏繞的右手一拳轟向地上,爆發的雷霆把Proxima Midnight她們轟出Old Asgard再把Collector的飛船擊穿,把她們轟向宇宙。此時Collector說除了他以外沒有人可以帶走神鎚並命令Odinson回到牢裏。

Odinson回答:「沒有人要回去牢裏Collector! 永遠不會,對嗎狗狗?」Thori回答:「對!主人!所有監倉都空了。」原來Thori走了去把Collector收藏的生物全部放了出來。Thori對放出的生物說:「來!你們這些笨動物!跟著Thori一起奔向自由,自由和殺殺殺!」這時Odinson從後走向Collector一手捉起他,Odinson:「我雖然不會拔起神鎚,但我會把他帶回家,你這混蛋。容許我為你送上最恰當的阿斯嘉式送別」之後他一手捉起Collector大力一揮把他仍出Old Asgard。Beta Ray Bill這時說是時候離開了,希望Odinson有一個計劃。Odinson表示他們偷走了Asgard現在到我們偷回他了。Bill問要怎樣做?Odinson則叫他抓緊然後命令雷神之鎚把Asgard傳送走。Collector只能眼睜睜看著Asgard傳送離開。此時Proxima Midnight他們回到Thanos的居所向Thanos請罪。Thanos問她們為何夠膽空手回來,這已經超越了愚蠢。他們向Thanos解釋他們不會停止找尋Odinson, 他們一定會把雷神之鎚帶回來。Thanos表示不必了,Mjolnir只是一個象徵,他的眼光放在更強大的武器上。至於Odinson,他連自己的鎚也沒有資格又怎樣有資格被Thanos放在眼內呢。此時他轉向灰袍人對他說:「但是你卻不同,你答應帶給我獻禮來換取我的幫助但是你卻什麼都沒有帶來。」

原來灰袍人正是第二期出現在Thanos牢外的神秘人。他表示不能這樣說並突然攻擊Black Swan他們,Proxima Midnight怒罵神秘人是個背信棄義的八婆!並說自己等了這個機會很久了。神秘人回答她可以繼續等並一手接下Proxima的長槍再一拳又一拳的打向她。Thanos看著失去意識的Proxima問神秘人現在是不是要挑戰他?說這就是妳的大計嗎?神秘人回答不是,她只是要証明一點就是根本不需要象徵去確保你的承諾,她可以提供更多, 比包圍你的這些漂亮丫頭更多。Thanos說以一個失去一切的女人來說妳相當勇敢。這時神秘人身上閃出綠光外形慢慢改變,原來她正是地獄女王Hela。她告訴Thanos如果助她奪回地獄,她可以給予他心中比世上的一切都更渴望的。Thanos問Hela是什麼?Hela則在Thanos耳邊低聲說:「死亡。」之後兩個擁吻一起。

故事回到Odinson那邊,Asgard回到原來的所在處。Beta Ray Bill問Odinson真的不打算舉起神鎚嗎?Odinson表示它不是由我所舉起。Bill則說哪會是誰?Odinson則回答無論是誰雷神之鎚都會召喚他就如自己的召喚了那個女人一樣。直到那刻為止他都會看守著雷神之鎚以免再次落入錯誤的手中。Bill問他如果你試的話有沒有可能拿起它?你再次相信自己的崇高資格了嗎?Odinson則回答沒有一個神是崇高的。這正是Fury的意思,當時他向Odinson耳語令他失格的一句說話正是Gorr是對的!Bill問Odinson: 「Gorr? 屠神者Gorr? 他是對的?對什麼?」Odinson說一切,神是一種自負又復仇心重的生物。崇拜他們的凡人如果沒有神會活得更好。他們這些神不值得凡人的愛,他們全都失格。Bill問Odinson不會真的相信Fury所說的吧? Odinson則表示如果不相信的話現在他仍然會握著雷神之鎚。Bill說Odinson不是一個普通的神,他是Thor無論他拿什麼武器,無論他選擇怎樣稱呼自己,他永遠都是Thor。Odinson表示可能吧,但是現在有一件更緊急的事要解決,就是要解渴。他們不停的喝著麥酒慶祝打敗敵人,Asgard也迎來了新生命。Odinson雖然仍然是失格,那柄鎚也不屬於他,但他仍然會繼續等待成為Thor的一天。多日後Asgard上出現了一個身影慢慢走向雷神之鎚,他受到召喚來到,他知道有其他的Thor比他更崇高有資格,但是現在這個領域需要一個不同的Thor, 現在是「戰爭托爾」的時間了。

  

到此Unworthy Thor的故事正式結束,Odinson最後也沒有舉起雷神之鎚。Nick Fury的一句耳語也解釋了,我明白有些人覺得這個解釋有點反高潮。畢竟鋪排這麼久只是換來一句Gorr was right。但是這個解釋也附合了Jason Aaron一直以來的故事內容同時亦和第一部故事連接起來。Gorr這個角色雖然已死但仍一直影響著故事,沒有一個神有資格亦附合Jason Aaron故事背後的含義,雖然Gorr was right有些反高潮但我亦明白他這個決定的意義。比較可惜的是Olivier Coipel未能完全一人畫完整個故事在第二期後便加入了另一名畫家Kim Jacinto幫手。不過兩名畫家畫風都很接近所以看起來不會太突兀。作為Olivier Coipel在Marvel畫的最後一個Thor短篇未能看到他獨自完成有些可惜,不過畫功的確非常出色,特別是打鬥畫得很漂亮和緊張。整個故事雖然短但非常緊湊亦順利的解開了伏筆同時亦把一個新角色War Thor介紹出來,至於War Thor的真正身份相信有看Thor的漫畫的朋友已經知道,我也不直接在這裏説出來了,未看的朋友還是自己去找出他的身分吧!Jason Aaron很早已把War Thor身分之迷解開。Unworthy Thor是一個完全屬於Odinson的故事,不過可惜仍然未能看到他再次舉起Mjolnir。

你可能感興趣:

關於 Ryan

生活在三藩市的美漫廢柴一條, you can find me in talkcomic facebook group, 可以在talkcomic 的facebook 群組找到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