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國漫畫故事回顧 > 《Captain America: First Vengeance》– 美國隊長電影世界觀的漫畫延伸與補充
1018447

《Captain America: First Vengeance》– 美國隊長電影世界觀的漫畫延伸與補充

 

 

《First Vengeance》合訂本封面。

最近趁著假期把美國隊長部份的資料大略整理完成了,雖然還不到可以發表的程度,但《Captain America: First Vengeance》這本官方補完漫畫著實在過程中提供了不少助力。或許是因為故事涉及真實歷史的關係,書中發生的大部分事件都有精確至月份的時間標註、對照電影中提供的線索也毫無矛盾之處,因此在系列作裡統整起來最為輕鬆,並不會像《鋼鐵人》電影與相關補完漫畫一樣有不少曖昧不清的時間設定。從這點可以發現,隨著電影越拍越多,Marvel在電影時間線的統整上也開始考究了,細心的觀眾透過相關作品可發掘的樂趣也越來越多,的確令人讚賞。

跟故事連貫性較強的《Iron Man 2: Public identity》相比 ,這本《First Vengeance》閱讀起來給人感覺似乎割裂了一些,但裡頭仍然提供了不少電影礙於片長而無法放入的資訊,與鋼鐵人的兩本官方補完漫畫一樣,都是能和電影劇情相輔相成的佳作。

書中的主線故事發生於1944年4月,正是電影裡那段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Steve Rogers)率領咆哮突擊隊(Howling Commandos)勢如破竹、一路橫掃九頭蛇(Hydra)各處據點的時期。故事裡出現的是位於丹麥海峽一座海島上的基地,美國隊長潛入後遭遇了索拉博士(Dr. Arnim Zola)所製作的雷射坦克與動力外骨骼士兵,並在霍華德˙史塔克(Howard Stark)的通訊協助下一路深入紅骷髏(Red Skull)所在的基地中樞。隨著劇情的進展,故事也透過角色的回憶不斷帶出美國隊長、紅骷髏、厄斯金博士(Dr. Abraham Erskine)、霍華德、巴奇(Bucky Barnes),甚至咆哮突擊隊成員的過去,讓各個主要角色的描寫變得更為深化。

在主角美國隊長方面,故事裡交代了史帝夫和巴奇的成長歷程、母親遺言對其成長的影響,也強調了隊長的美術天分。雖然大抵上只是再次強調電影裡特別著墨的部份而已,但不少劇情安排令人動容,也讓隊長人格之堅毅更有說服力;相較之下,紅骷髏約翰˙施密特(Johann Schmidt)的描寫就比較平板一點了,雖然書中對其來歷做了不少敘述,但整體而言仍有和電影版相同的缺憾:「只有惡,卻不知為何而惡」,或許這個角色真的如同菲利浦上校(Colonel Chester Phillips)所言,是個「不惜毀掉大半個地球證明自己的瘋子」吧。

 

報仇成功的施密特。

但本書將施密特崛起的過程與史實做了某種程度的結合,倒也頗有意思。1934年時,施密特藉著欣賞歌劇的機會向希特勒諫言解釋北歐神話所帶來的啟發,卻被時任納粹衝鋒隊(Sturmabteilung,SA)特殊武器部長的恩斯特˙考夫曼(Ernst Kaufmann)出言恫嚇、如喪家犬般地趕出劇院;失意之餘,施密特遇見了有意剷除考夫曼又目睹一切經過的親衛隊(Schutzstaffel,SS)首領希姆萊(Herr Himmler),因緣際會之下就這麼藉著納粹內部的政治鬥爭進入了權力的核心,並在幾個月後親手除掉了考夫曼。

恩斯特˙考夫曼應該是書中虛構的人物,但此處驚鴻一瞥的希姆萊無疑是納粹時期惡名昭彰的「劊子手」海因里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親衛隊大肆清算衝鋒隊成員的事件也即是著名的「長刀之夜」。希姆萊對於黑魔術、聖杯等神秘學極其著迷,讓施密特藉著這樣一位大人物之手得勢的確極其合理,但對於信奉自我主義的施密特而言,「超凡」卻只能藉著一時運氣依附當權者達成,實在再諷刺、也再難堪不過了。也許正是這種極其悲哀的深刻體會,讓施密特對權力與力量的急切渴求愈加強大,也讓他打從注射血清前就註定走上泯滅人性的道路?從這個角度來看,紅骷髏的「惡」好像也不再那麼無跡可循了。

另外,書裡也敘述了厄斯金博士被施密特以家屬安危脅迫進行血清研究的過去。有關博士的劇情大多數都是「人格遠比能力重要」的重申,但令人意外的是,博士妻子與一對兒女的死亡實際上無從歸咎於施密特。這三位人質早在博士為施密特進行研究不久後就死於集中營內大幅流行的斑疹傷寒(Typhus),但施密特為了威脅博士一直隱瞞真相,非得等到博士被戰略科學軍團(S.S.R.)救出後才得知自己多年來的努力全然白費。如此的安排除了讓人感嘆命運捉弄外,或許也暗指:比起邪惡的魔頭紅骷髏,納粹政權在真實世界罔顧人道的暴行才是真正地令人髮指。

至於電影裡登場的其他次要角色,《First Vengeance》都有一定程度的介紹。例如救出博士的間諜「13號探員(Agent Thirteen)」即是電影裡的女主角佩姬˙卡特(Peggy Carter)、菲利浦上校早在1940年就在總統授意下邀請霍華德˙史塔克籌組戰略科學軍團;而原屬107步兵團的咆哮突擊隊成員們在被史帝夫救出前就曾在九頭蛇的基地裡密謀叛變、也成功地假藉機具故障殺死一位殘虐的九頭蛇軍官。這段故事不只提及了杜根(Dugan)在漫畫裡的稱號「傻冒(Dum-Dum)」,也以「染上肺炎」解釋了巴奇為何在電影的營救行動裡會是奄奄一息的模樣;而經過這次合作後,隊員們在電影裡表現的革命情感自然也多了點說服力。

其實他拿錯盾牌了。

值得注意的是,關於美國隊長盾牌所使用的材質「Vibranium」,書中藉霍華德在展場之口提到了其來歷是「史式工業在非洲某處發現的稀有金屬」。所謂的某處指的應該就是漫畫裡虛構的國家瓦干達(Wakanda),配合《鋼鐵人2》片尾東尼與尼克會談時螢幕上的地圖標示,應該不難推斷,Marvel日後極有可能在電影世界觀裡加入非洲英雄黑豹(Black Panther)的登場。

總結來說,這本《 First Vengeance》的確是頗有參考價值的電影官方補完漫畫,希望Marvel日後仍能繼續推出其他角色的系列作,讓正在拓展中的電影世界觀更加完整。

 

轉自 Q.N

關於 Q.N.

Profile photo of Q.N.
部落格《Q for Quest 》作者、臉書專頁《Marvel電影世界觀百科》管理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