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故事回顧 > [故事回顧] 鼠護衛前傳: 黑斧 (Mouse Guard: Black Axe) (下)

[故事回顧] 鼠護衛前傳: 黑斧 (Mouse Guard: Black Axe) (下)

上回提到鼬之王Luthebon向主角們展示了由Merek手上得到的黑斧,Celanawe向Luthebon請求歸還黑斧,但遭到拒絕。Luthebon表示黑斧是自己的戰利品已經懸在他腰帶上20個季節,是他統治的象徵亦是對敵人的一個警告。Celanawe表示願意以自己的服務來交換黑斧但被拒絕,Lutheborn表示沒有什麼Celanawe可以為他做到而他們一族卻不能的。他同時警告Celanawe如果他再留多幾天當他們肚餓時就會成為珍貴的零食。這時他們的對話突然被打斷,只見Luthebon的兩名部下拖著一隻身穿華麗服飾的重偒鼬鼠進入殿中。Lutheborn質問他們發生什麼事?同時發現到那隻重傷的鼬鼠是他的兒子Aromebon。兩名部下向Luthebon請罪因為他的兒子Aromebon其實已經死了。他們說受到住在荊棘叢中的狐狸襲擊而他們當時去了取水未來及時回來保護王子殿下,當他們打算用弓箭射死狐狸時他已逃回荊棘叢中。Celanawe這時走出來表示願意為鼬之王手刃仇人,但是Luthebon卻說他和Merek一樣胡說八道。Celanawe回答Luthebon自己是一個願意保護皇國的繼承人和賜予他對這座島完整統治的蠢人。Luthebon表示荊棘叢就像一個迷宮從來沒有任何生物可以從裏面活著出來。Celanawe說這不是正好嗎,既然自己願意自尋死路。Luthebon只好同意反正自己沒有任何損失。這時候Em走了出來表示Celanawe需要黑斧去完成這個任務。Luthebon說所以自己要把這件武器交給這隻非常勇敢但又非常愚蠢的老鼠然後他可以就這樣離開這裡而又不需要為他殺死仇人嗎?Em表示自己願意作為人質留下。Em相信Luthebon的諾言,在兩個日落之前他絶不會對自己動手同時亦深信Celanawe可以把荊棘叢中的野獸殺死。Em表示Celanawe的武器會是黑斧而自己的武器則是信念。Luthebon同意了這個交易只要Celanawe把打敗野獸的証明帶到這裡就可以帶著黑斧安全離開。但是如在兩個日落後仍然沒有回來,那Em就會成為他們的大餐而Luthebon的親屬則會追殺Celanawe至天涯海角。Celanawe在黑夜中帶著黑斧出發,斧頭的重量令他意識到自己不單背負著他和Em的命運同時還有那隻狡猾狐狸的。


進入了荊棘叢的Celanawe意識到就算自己持有傳說中的黑斧但要在一隻狐狸的巢穴中單獨面對牠仍然非常不智。但是他親人的性命和身為鼠護衛的誓言都令他除了殺死那隻野獸外再沒有任何選擇。荊棘叢中月亮和星光根本沒有辦法透進來,在黑暗中他迷失了方向被荊棘弄得滿身傷。他回想起如果是貂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會怎樣做,於是他在荊棘叢中挖了一個地洞躲起來等待狐狸出現和日出。在第二天清晨荊棘叢中被一片濃霧包圍無法看清四週,Celanawe在濃霧中前進但迷失方向無法走出。他決定爬上高處希望可以看得更清楚,這時他找尋已久的狐狸突然在身旁走過,恐懼令他全身不能動彈,他和他的獵物一樣保持靜默直到狐狸走過他身邊進入霧中。Celanawe回到地面後為了令自己安心揮了幾次斧並判斷如果使用落下攻擊以斧頭的重量應該足以解決狐狸。這時他聽到snap一聲並看到一個身影從霧中走出,原來是在海難中失散了的伙伴Conrad。他們互相交待了失散後的經過,這時Conrad發現了Celanawe手上的斧頭並問他真的是傳說中的黑斧嗎?Celanawe作了一個故事說自己就是傳說中的戰士黑斧,他們穿越大海是為了取回這柄武器正是這把斧頭給予他長生所以一般老鼠才會在百年間不停地聽到他的事蹟。Conrad聽到後亦深信不疑甚至主動要求幫Celanawe一把,因為如果能和傳說中的戰士並肩作戰絕對可以令他成為船長中的船長。Conrad的信心鼓舞了Celanawe令他接受Conrad的幫助。濃霧散去他們發現了狐狸的足印而追蹤著直到足印消失,突然狐狸在他們身後出現並攻擊他們。Celanawe和Conrad一面躲避一面尋求機會反擊,Celanawe走上荊棘並從那跳下一斧斬進狐狸的鼻子。Conrad亦緊隨其後以魚勾攻擊只是失手被狐狸咬緊右腳,但conrad沒有放棄仍然用魚勾勾緊狐狸的下顎。Celanawe為了救回Conrad再次從荊棘上跳下來以斧頭攻擊狐狸,只是狐狸因被魚勾拉著令頭部擺動使Celanawe未能擊中目標反而意外斬斷了被狐狸咬著的Conrad的右腳。失去右腳的Conrad一同和Celanawe墮下到荊棘叢中,雖然誤中副車但總算是幫Conrad解了圍。Celanawe向Conrad道歉並幫他包紮傷口,這時暴怒的狐狸失去理智地衝進荊棘叢中要咬死他們。但是狐狸越衝得深就越被荊棘糾纏著,曾經保護家園的圍牆反而成了奪命的刺網。看著被纏得不能動彈、滿身是傷的狐狸,Celanawe跳上她的頭上送上致命一撃。由於狐狸體形太大無法原隻帶回,Celanawe只能挖出她的眼睛作為殺死野獸的証明。突然他們聽到踩破樹枝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兩隻狐狸幼獸,Celanawe剛剛殺的正是他們的母親。Celanawe無意再多做殺業因為他和鼬之王的協議已完成,兩隻幼獸不在他們的契約中。他運用從Em身上學來的技巧以低沉的聲音模仿他們的叫聲警告他們留在荊棘叢中直到長大為止都不要離開因為獵人會在外面等著他們。Celanawe和Conrad之後便離開荊棘林回到山上的宮殿裏。Celanawe帶著証明交給Luthebon只是Luthebon面上卻露出了為難的表情,Celanawe以為是Conrad的出現引起他的不滿於是向他介紹Conrad。這時候Celanawe終於看到在Luthebon身後皇座上躺著失去生命的Em的身體,死亡已帶走了Em。

痛失最後一位親人的Celanawe發誓要以他們的血洗遍這片土地。內疚的Luthebon解釋並不是他殺掉了Em是他的一名醫療官因為從未見過活生生的老鼠所以無視他的命令把Em捉起來研究,因為用力過猛而把Em捏死。憤怒的Luthebon一劍把他的醫官刺穿。他向Celanawe解釋他的諾言和榮譽比子民的生命更重要,解釋如果不是為了進食他根本沒有任何意欲去獵殺,以獵殺作娛樂是另一個黃鼠狼族才有的行為。他們嘗試幫Em急救但她受的傷太重所以在短時間內便死去。Celanawe的心非常沉重同時他的血在沸騰,這柄斧頭延續它的傳統令每任持有者都像他的鑄造者一樣痛失至親。Luthebon向Celanawe道歉並把斧頭給了Celanawe同時他和他的子民一起向Celanawe低頭致歉。Luthebon把Em的遺體交回給Celanawe並說會全力配合他為Em舉辦一個大型告別式,同時把殺死Em的兇手的毛皮交給了Celanawe處置。Celanawe和Conrad在這片土地上會擁有和他子民一樣的權利同時永遠不會成為他的子民的獵物所有反對他的都會被他的劍和利齒割開。第二天Celanawe在鼬一族陪同下把Em的遺體放在一條河流上送走並發誓會延續她的工作、她的希望、她的心願就如同自己的一樣。他們看著Em的身體隨著花瓣一同慢慢飄走。

在之後的數天Celanawe他們避開了鼬一族在島上一角靜靜看書,Celanawe嘗試在Em的筆記中找到值得為了這柄黑刃放棄生命的證據。在筆記的最後一行中他看到Em寫著要把斧頭帶回Shorestone並和避難所公會對話。Celanawe問Conrad是否願意和他一同回到故鄉,Conrad表示沒有什麼比離開這裡更令他高興。Celanawe回想起他的鼠女王Bronwyn, 他們是一對秘密戀人比起留在這失去了愛人或冒著生命危險回到她身邊,他選擇了愛情。在之後的20個日出日落中他們搜集了身邊資源造出了一艘新船,雖然無法和他們的舊船比較但最少它可以浮起來而且操作簡單。他們運用從Luthebon處得來的星圖指路,途中停在一些小島補充食物和充飢。時間撫平了Celanawe的傷痛,他和conrad亦在歸途上各自分享了自己的故事。Conrad問了他很多關於黑斧的問題不過很多都被Celanawe以空泛的傳說解答。他們一路航行一路唱歌,終於在四個季節之後回到家鄉。Celanawe在其中一處下船而Conrad則繼續航行到他的城市。臨別時Conrad看向Celanawe的黑斧希望可以用來作為自己冒險的証明,但Celanawe拒絕了他的要求解釋黑斧並不是用來炫耀的工具,只要時機適合他就會出現到他的小鎮向大家証明他的說話,最後他們互相道別。Celanawe回到了Lockhaven然後直接進入只有他和女王知道的地下通道直接去到女王的房間中。只是房內空無一人於是他走到內室,但是內室除了一本書外什麼人都沒有。書上寫著女王Bronwyn 1075-1116,原來在Celanawe回來前的兩個夜晚女王已被野狼吃掉。Celanawe以為回到Lockhaven會是一件高興的事卻沒想到會令他心碎,同時他在鼠護衛中的紀錄完全被消除,護衛名單中他的名字被抺去所有關於他的紀錄不是被撕掉就是消失了彷彿他從未存在過一樣,唯一提到他的文件只有他的就職紀錄。他到處尋找自己存在過的證明,突然他記起了女王給他的一封信,信中提到Em比謢衞更需要他,女王以為Celanawe不會再回來所以消除了他所有紀錄。Celanawe現在除了黑斧外一無所有,沒有親人、沒有愛人、甚至作為護衛的證明也因黑斧而消失了,他只能獨自在這裡抱著黑斧猶如抱著他的愛人一般痛哭。


Celanawn在得知了Bronwyn的死訊後的第三個夜晚終於決定啟程到他的目的地Shorestone。這個城市以它的工匠老鼠聞名,Celanawe嘗試在這裡找到避難所公會的會員。但是這裡居然沒有人聽過這個公會,其中一隻老鼠把Celanawe介紹給他們的檔案管理員希望可以幫到他。他把Celanawe帶到這個石製城市的深處去見他們的檔案管理員並解釋他的來意。管理員警告Celanawe不可以這樣公開談論這個秘密並把他帶進一個秘密通道中。管理員表示Em帶著他們的檔案離開了九個季節不知道她是否已找到黑斧了?Celanawe向他展示了自己的斧頭並告知他Em和Benn的死訊。管理員知道後說現在Celanawe就是最後一個生存的Farrer族人,他表示在Celanawe小時候就見過他。Celanawe得知後就問管理員和他的組織是否從以前開始已和他的族人交流。管理員解釋他們公會從以前開始已一直保存著所有關於黑斧的秘密和注視著它的鑄造者的血脈。他詢問Celanawe找到黑斧的下一位持有者了嗎?Celanawe表示會由自己持有黑斧,他的血脈、他的負擔。管理員表示不可以這樣,他血脈的責任只是負責把斧頭引導到合適者的掌上,從來不是持有它。這柄斧頭是Farrer一族痛苦的詛咒對他們來說太沉重了。這是一把死亡武器只有可以送出死亡和投向死亡的老鼠才有資格持有他。從Farrer那一代起就是由他們一族挑選合適的老鼠持有斧頭直到Benn的一代把斧頭交給了Merek。不過對Celanawe來說他已為黑斧失去太多所以沒可能交出它。自第一代持有者開始,他們公匠的先輩們便集合在一起建立起這個秘密地點。每一代的黑斧都必須捨棄他們的名字、職責、生命成為一個不巧的傳說。管理員要他緊記這些在未來把斧頭贈與下一任持有者時轉告他。Celanawe表示可能需要一段長時間才會找到合適的老鼠,管理員則表示他會的因為那是深藏在他們的血脈裏。當有合適人選時帶他到這裡,他們要鍛鍊他和教識他使用所有秘密通道。離開了shorestone的Celanawe記起了他和Conrad的約定而回到Port Sumac。進入城市前他把斧頭藏起以免有人看到,他看到醉醺醺的Conrad因為無人相信他的冒險只能以酒消愁。他向Celanawe解釋獨眼鼠因為不相信他而沒有遵守約定給他船長的稱號。本來Celanawe想選擇Conrad作為持有人但看到他這樣Celanawe改變主意了。醉了的Conrad怪責Celanawe令他失去一切,他的腿、他的船、他一年的時間。Conrad盛怒之下揮拳打向Celanawe,但Celanawe拒絕還手只是慢慢走向崖邊。這時他想到了一個計劃,他任由Conrad打向他而不還手然後假裝失足從崖上跌落海中,其實抓著崖邊的草躲起來再把手上的油燈拋入海中,以假死消失在唯一認識他的人眼前。至此世上再也沒有Celanawe這隻老鼠只有Black Axe。

時間回到正傳的一年後1153年,我們的主角紅毛鼠Lieam從Celanawe的筆記中得悉了他的往事和黑斧的秘密。其實Celanawe已在Winter 1152的故事中戰死而在他死前任命了Lieam為新一代Black Axe, 而之後Lieam便消失在眾人眼前,直到現在再次出現。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了他的兩位朋友Kennzie和Saxon相信他們不會公開他的秘密。Lieam亦托他的兩位朋友把他的護䘙袍帶回給和他互有情愫的Gwendolyn要他們告訴她只能找到他的袍。在見過Kenzie和Saxon的那夜夢裏Lieam夢見了一隻烏鴉把Benn和Merek兩位黑斧傳人的故事告訴Lieam。Benn的父母被一隻鼬鼠殺死,為了復仇Benn打算把斧頭交給一隻可以殺盡黃鼠狼一系的老鼠。他認識到Merek這隻老鼠非常欣賞他的韌性和他打算統治鼬鼠國度的野心。Benn把斧頭交給了Merek。但是很快Benn就後悔因為Merek非常嗜血,他把不肯把船交給他的一班老鼠全部殺死。Benn害怕他會失去斧頭甚至擔心如果Merek的任務成功會成為一個暴君,受他和斧頭間的血脈指引Benn召來了一隻鳥穿過大海追著Merrik到遠方土地。Benn哀求Merek停手不要再做殺戮但是Merrek視他為阻礙所以在大石上殺死了Benn。烏鴉要他緊記Merek故事的教訓好好善用黑斧不要動歪念頭。Lieam醒來雖然不知道夢境中的故事是否真的發生過,不過卻相信故事中的啓示是真的。

David Petersen同時編繪了Black Axe的故事,他的畫功在這個故事中更加進步,每隻老鼠的每一根毛髮都非常指細的畫出來。他的中世紀建築也畫得非常漂亮很指細的把磚頭和木頭也畫出來。每一個地區都非常有特色。他的中世紀服裝也畫得很漂亮。這個故事是Mouse Guard系列的第三部也是最出色的一部,David Petersen為Black Axe這個非常受歡迎的角色創造了豐富的背景和豐滿了這隻老鼠。他解釋了關於Black Axe身上的迷團同時又把他和第一部的角色連結在一起加大了世界觀。不知道Celanawe和鼬鼠之間的恩怨會不會是David Petersen預告已久屬於Mouse Guard故事中的大事件Weasel War的導火線呢?Mouse Guard真的是一部非常出色的作品大家有機會真的要看看。

你可能感興趣:

關於 Ryan

生活在三藩市的美漫廢柴一條, you can find me in talkcomic facebook group, 可以在talkcomic 的facebook 群組找到我,

發表迴響